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「毁谤上师」的鬼打墙 宗喀巴著<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>的评析之二十

2015-07-03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密宗文化网
(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)宗喀巴<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>第一条戒的(2)「犯戒行为」,前半部分警示学人,不得以上师的观行或行为上之「背俗」,而轻蔑毁谤之,已如前述;本文将评论其后半段关于「上师」的师资条件,也是同样令人瞠目咋舌。请看原文:
原文:
因此即说:上师的真正特质,并不在于具有教授弟子金刚乘的慈悲心,而是在于上师是否具有金刚密续的传承功德。因此即说: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以最高崇敬之心,种种虔诚的身口意行,对待于自己的上师。如果轻慢的认为:「上师这样的说法,不具有什么特别的意义」,如此即是广大的毁谤与污衊于上师,犯下大过失业。因为在《金刚真实光明密续》里的教导,即是将「从心中生起轻慢毁谤上师」,视为第一根本堕戒。于中有种种教义,释于本戒,然以桑提巴与空行母苏拉比所说教理,释义最佳。
本段「戒释」首句:「上师的真正特质,并不在于具有教授弟子金刚乘的慈悲心,而是在于上师是否具有金刚密续的传承功德。」可以解读如下:
1. 上师之「德」(真正特质)在于「有传承功德」,而非「有慈悲心」。
2. 上师之「德」(真正特质)在于「密续所教」,而非「个人能教」。
从第一点分析可以看出,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「师资」,是「绩效考核」重于「教学意愿」的,这和正统佛教大乘佛法度人首重「发菩提心」,菩萨戒也注重「饶益有情」的精神恰好相反。从第二点看来,则是上师的「既定教材」重于个人「专业职能」,这也和正统佛法度众时的「观机逗教,应病与药」完全不同。总括的来看,密宗上师在「金刚乘」或「金刚密续」的存在价值是相当工具性的,这却和宗喀巴等人口口声声的「我们必须以最高崇敬之心,种种虔诚的身口意行,对待于自己的上师。」背道而驰。而前面所强调的「慈悲心」,在这里则是自行压抑下来,前后自相矛盾。
然而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,仍然「将『从心中生起轻慢毁谤上师』,视为第一根本堕戒。」还夸大的解释为:「如果轻慢的认为:『上师这样的说法,不具有什么特别的意义』,如此即是广大的毁谤与污衊于上师,犯下大过失业。」从前面的评析就可以知道,所谓上师「说法」的「意义」,绝不是什么上师慈悲的开示,而仅只是「谭崔密续」的「传承功德」,这正是原文前半段所透露的「背俗」之事,弟子们连偷偷窃笑一下,都会被视为对上师的「广大的毁谤与污衊」,所以这第一条堕戒,充满高压恐怖的气氛。
桑提巴在其著作《宝灯论》中,教导:《密集金刚密续》所说「从心中生起轻慢毁谤上师」;此即是第一根本堕戒。另外,桑提巴亦在《莲花量论》第十五章<密集金刚密续>里则说:「从心中生起轻慢毁谤上师」,即是心中不断的轻慢上师,亦即于事上与理上意乐于毁谤上师,于心不悔,不依经教所说,亦不作忏悔。」
因此,桑提巴结论说:所有轻慢毁谤上师身口意等诸行,皆是根本堕戒过失。此义同于菩萨戒仪轨中所说:于一戒中,四缘俱犯,成就最上根本戒律过失。难陀藏与桑提巴摘录《虚空藏菩萨经》中所言:「于密续中建立违背三乘法教所说教法,犯根本堕戒」;据此而教导说:戒法四缘俱犯,成就重过,犯根本堕戒过失。是故,广义而言,余根本堕戒亦復如是。
紧接著上一段文末,宗喀巴盛赞对于第一条堕戒「桑提巴与空行母苏拉比所说教理,释义最佳。」本段则引证桑提巴的说法为说明之理由。我们在桑提巴两部论著《宝灯论》与《莲花量论》,对同一句「从心中生起轻慢毁谤上师」叙述的比对中,可以在「心中不断的轻慢上师,亦即于事上与理上意乐于毁谤上师,于心不悔,不依经教所说,亦不作忏悔。」与「此即是第一根本堕戒。」两句间直接划上等号。桑提巴并说,「此义同于菩萨戒仪轨中所说:于一戒中,四缘俱犯,成就最上根本戒律过失。」换句话说,在这一句对罪相的描述里,包括了所谓「四缘」,这一点将在下一段中合併讨论。
至于宗喀巴提到的:「难陀藏与桑提巴摘录《虚空藏菩萨经》中所言:『于密续中建立违背三乘法教所说教法,犯根本堕戒』」,我们非常怀疑虚空藏菩萨会提到「密续」,因为「密续」本身就不是佛典,是六世纪后才出现在印度,由密宗上师撰写出来,想要延续佛教经典的法义,才会被称为「密续」;在汉文大藏经有关虚空藏菩萨系列的经典中,并没有如此的记载说到有密续这回事,所以这也是宗喀巴误导学人,想要让学密者误以为虚空藏菩萨在经典中有提到「密续」,企图误导学人将「密续」同样视为佛经。如前所述,它是坦特罗佛教的山寨版「伪经典」,内容不但与佛教法义南辕北辙,其本身正是「违背佛经三乘法教所说教法」,按照宗喀巴等人的解释,这已经犯了他们所谓的「根本堕戒」。如今把「密续」栽赃在「虚空藏菩萨」身上,还反覆「徵引」,写在「戒释」中误导众生,这才正是「心中不断的轻慢上师,亦即于事上与理上意乐于毁谤上师,于心不悔,不依经教所说,亦不作忏悔。」符合桑提巴结论的:「于一戒中,四缘俱犯,成就最上根本戒律过失。」
原文:
「不断的」,意谓不曾止息,亦即已成就事,一作再作。「意乐」,意谓心生欢喜。「于心不悔」,意谓于中坚持信念,或说于中不见过失。「不作忏悔」,意谓于过失行,心不惭愧,亦不遮羞,视为无事。我在解释菩萨地修行法门时,对于道德戒律所应持应行之法,已经很明确的解释过了。犯戒时,因为缺于惭愧良心与无能感知恶报,因此,说犯戒者失此二法,名二失法。意愿造作与意乐行之,名二现法。此二失法,于起意犯戒的第二剎那至完成恶行之前,必不现行;而二现法,于其中间,则必现行。持戒时,于二失法中或二现法中,只缺一法,即不算犯戒。桑提巴说:修行人违犯第一堕戒已,由此将能引发违犯其他堕戒,唯除第五戒——弃捨菩提心——不算。杰仁波切于其著作《密集金刚甘露法门》中,亦同此说:「所谓犯戒,犯意起时,于中无惭;于过行中,不求解法;恶行犯已,后无忏悔。」
我们且依桑提巴的「最佳释义」,先把可能具犯的「四缘」作个整理,以方便瞭解其内涵:
1.「不断的」,意谓不曾止息,亦即已成就事,一作再作。
2.「意乐」,意谓心生欢喜。
3.「于心不悔」,意谓于中坚持信念,或说于中不见过失。
4.「不作忏悔」,意谓于过失行,心不惭愧,亦不遮羞,视为无事。
其中的「1.」「2.」两项,属于「意愿造作与意乐行之」所以名为「二现法」。而「3.」和「4.」则是「犯戒时,因为缺于惭愧良心与无能感知恶报,因此,说犯戒者失此二法」所以名为名「二失法」。宗喀巴说:从开始犯罪(起意的第二剎那)到恶行完成以前,「二失法」不会现行,而「二现法」必然现行。所说看似析理深入,其实不过是咬文嚼字的废话,文义界定本如此故,宗喀巴无异是在蛇身上加了四足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