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掀开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神秘面纱 第十六则:滥说慈悲的邪说邪行(二)

2015-07-03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密宗学习网
(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)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表示,前面密宗十四根本堕戒中,一则已说「弃捨慈悲」的犯戒对象,此则再说弃捨慈悲的犯戒行为。
宗喀巴云:「诸胜者说:第四根本堕戒,谓于诸有情弃捨慈悲……所谓『诸胜者说』的第四根本堕戒--对于任何有情弃捨爱念--的含意,是指如果生起『不欲有情得乐』的想法,即是犯戒。」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dcd9265d0101iq8g.html
http://www.wujindeng.net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5794&extra=
宗喀巴所云弃捨慈悲的犯戒行为乃「于任何有情弃捨爱念」,亦即如果生起「不欲有情得乐」的想法,即是犯戒。从宗喀巴的话语中得知,他的慈悲就是要让「一切有情得到快乐」;同时他也引用桑提巴说:「不应弃捨:愿一切有情证得无上利乐之爱念想。」宗喀巴与阿底峡的根本上师桑提巴对慈悲都是同一种想法,他们这批人所付诸于行动的,就是要让「一切有情」,证得「无上利乐」;然而此种「无上利乐」非是佛法之乐,而是无上瑜伽的「床笫上的男女行淫之乐」。
从「证得无上利乐」文字表面上来看,很难了知假藏传佛教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的「慈悲」意涵;必须了知无上瑜伽四部灌顶的内容之后,才能了解到箇中之密,也才能知道宗喀巴将这种能够让女众得到快乐的双身法,自认为是非常高深的「无上法」,心心念念要让「一切有情」证得此法;也为了要大力推广此法,「不能于诸有情弃捨慈悲」,就施设为第四根本堕戒。
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所言之「无上法」,其实是与佛教「微妙、甚深、无上」之第八识如来藏法义,毫不相干的「无上瑜伽」双身法。此「无上瑜伽」双身法就是他们自以为傲的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,自诩为「果地修行」的法门,意思是说,能够在今生就能「即身成佛」;比之于真藏传佛教觉朗巴依止他空见所证悟的第八识,比之于汉传佛教所证悟「因地修行」之第八识如来藏,还要「悟后起修」,要歷经几乎三大阿僧祇劫的菩萨行,才能成就佛道,可要殊胜得多了。
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喇嘛上师之所以会有如此错误知见,最主要的原因,乃从小就被灌输错误的佛法知见;而其行门落入以强健「金刚杵」为修法的主轴,又被灌输修练「宝瓶气」之气功法,误导为佛法的修行。依于「宝瓶气」修练有成,于男女行淫当中,由于持久行淫、不洩露精液而引生通体舒畅,达到了「心气不二」、「四喜四空」的想像境界,于「性高潮」来临之时,由意识心去领受这种「行淫的快感」,说之为证得空性,名之为「即身成佛」。如此一代误导一代,这种「男女性交可以成佛」的「愚痴」理念,在第四根本堕戒「慈悲一切法有情」的推波助澜下,如今已经风行全球。欧美人士乃至中国诸多佛门中人,因为不知道「谭崔金刚乘」乃男女双身法的实际内容而向喇嘛靠拢;一旦糗事曝光,法师性侵女信徒丑闻必然浮上檯面,声誉受损的还是佛教,这样的事件在海峡两岸比比皆是。但大众的焦点,只集中在法师的不良行为上,却全都忽略「谭崔金刚乘」才是真正的「始作俑者」。
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喇嘛上师,全都认为「谭崔金刚乘」是「无上法」,也依第四根本堕戒之「戒禁取见」,要四大教派诸喇嘛上师将此「无上法」,于一切有情身上广行「慈悲」。宗喀巴在书中言:「如果起意:『我不堪能摄受利乐于诸有情』,此则明确违背下一第五堕戒:捨菩提心。捨意云何?谓于众生起謓,不生殷重慈爱,或更寻思:不欲有情得乐。」宗喀巴已经很明显的说,修学了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,就不能有「我不堪能摄受利乐于诸有情」的念头;换句话说,一旦当上金刚上师,如果不堪能「博爱全天下的女人」,就是违犯第四根本堕戒。
「无上法」的真实义乃说「无有一法能出其上」,谓之为「无上法」。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喇嘛上师所修学的「谭崔金刚乘」,谈不上是「无上法」,比之于坊间的「午夜牛郎」与「援交女」,床笫上实际功夫之「技术层面」,方可谓「无上」。所使用的「金刚杵」与「莲花」,也因为先天体质与年龄上的关系;「金刚上师」与「莲花佛母」不可能佔尽优势,怎可妄说为「无上法」。更何况如今的领导者达赖十四世已年过七十好几,其「金刚杵」也「垂垂老矣」,不復往日雄风;能够博爱的层面,也大大地不及年青的喇嘛上师;只怕再过时日以后,死了就归于烂坏;这已足够证明密宗所说的金刚是生灭法,全无金刚不坏性可言。
所以说,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喇嘛上师包括达赖十四世本人在内,所修学的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,乃落入「可以比较」的「有相法」;也落入色蕴、受想行识蕴的生灭无常现象中。简单的说,达赖、诸法王、诸活佛、诸仁波切等所使用的闺房技巧,「午夜牛郎」与「援交女」并不陌生。虽然诸喇嘛上师多会了很复杂的咒语、诸多仪轨,但这全都是进行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的障眼法,乃是假修行之名而引诱女人上床的欺骗手法。因为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乃「金刚杵」出击、「莲花」迎战的「杵莲二合」,成为最后的结果,纵使过程中有手脚交缠、天旋地转诸多「事业手印」;如果达不到「杵莲和合」,这些全都是白搭。
更何况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是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不能行淫的缺憾,以致有不少误信的佛门修行人趁着年轻,赶快投入密宗里,那么这种法门的金刚性、无上性,就有值得让人怀疑的正当性。换句话说,这个法门乃关系到体力与体质,与脑力或实相智慧无关。如果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真是佛法的话,为何行门又与脑力、智慧无关?这不禁令人怀疑此「无上法」的正确性。加上一旦学会了这种双身法,却又硬性规定要「利乐于诸有情」,否则就违犯第四根本堕戒;稍有道德感的人,要他到处「拈花惹草」,谈何容易!所以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与其所衍生的十四根本堕戒,其正当性确实有值得让人探讨与怀疑之处。
佛教所说的「无上法」乃「微妙、甚深」之无名相法,简单的说,此「微妙、甚深、无上」法乃指「独一无二」的第八识如来藏。所以佛法是「谈心」--谈每一个众生都各自独有的真实心;轮迴、解脱生死、成就佛道,完全不能离开这个第八识「心」。在经典上经常看到「自心如来」,净土法门体究念佛时所应证的「自性弥陀」,就是说这个「心」。
「自心如来」是「慈」与「悲」的根源,与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喇嘛上师口中所说的「慈悲」是大不相同的。世间人看到新生命的出生,全家欢天喜地,这全赖「自心如来」的「慈」,祂出生这孩子的名色身心;年老长辈一旦捨报,举家哀伤,这也是「自心如来」的功能,让他可以重新换一个好用的新身体再来人间。换句话说,生命的幻起与幻灭,全赖「自心如来」藉缘来显现。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喇嘛上师所修学的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,也必须依赖「自心如来」制造一个具根的色身,才有所谓的「金刚杵」与「莲花」等二根;当「杵莲合」的当下,天雷勾动地火,也是这个「自心如来」所给予的「慈」,否则喇嘛与女弟子们可就没有乐触的触尘可言了。然诸喇嘛上师以「谭崔金刚乘」双身法,欺骗天下女人上床行不伦事,破坏社会善良风气;并妄言「男女性交」乃「即身成佛」的修行事,当他们死后,他们的「自心如来」将会依于生前所行「业力」,给予诸喇嘛上师以「大悲惨」收场,完全平等的实行因果律而不会偏袒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