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掀开谭崔十四根本堕戒的神秘面纱 第九则:探讨第一堕戒施设因由(三)

2015-07-03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成佛之道
(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)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表示,已说第一堕戒的犯戒对象、犯戒行为,今再说犯戒原因。
宗喀巴于《悉地果得》书中云:「犯戒原因:金刚乘修行者之所以犯下毁谤上师根本堕戒的原因,金刚总持说:是因为上师乃是能够传授弟子成就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的缘故。因此,谭崔密续才说毁谤上师,是违犯第一种根本堕戒。」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dcd9265d0101iq8g.html
http://www.wujindeng.net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5794&extra=
上面所说乃宗喀巴对于学法弟子毁谤上师的原因。这一段话在文句的结构上透露出古怪,于世间人伦的法理上也讲不通。依宗喀巴所言,「金刚乘修行者」会犯戒的最主要原因,乃是因为这个上师「能够传授弟子成就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的缘故」。估且不去探讨「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」是个什么东东,光是这句话的前因后果,就已经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了。
依照常理来说,师长是传道、授业、解惑的人,对一般人来说,不管是启蒙或是深照,都有栽培的深恩才对,针对上师「善能启发」等传道这件事,弟子只会感恩而永远不可能毁谤。在这个地方,宗喀巴却反说,金刚上师是因为能够成就其所教授的弟子「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」而受了弟子的毁谤;这样的说词着实令人困惑,同时也不合情理。然而在密宗这部根本堕戒所说、宗喀巴所解释的字句上,却清清楚楚地标明「金刚乘修行者」犯戒的原因,就是上师对弟子加以利益之事。难道说,此金刚上师所传授的「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」,让「金刚乘修行者」心灵或是身体受了伤害不成?否则,不可能金刚上师有恩于「金刚乘修行者」,却反受谤!
看完了整个「犯戒原因」的条文之后,阅读者对其他的戒条必然会有往下看的好奇心。然却再也看不到「金刚乘修行者」的「犯戒原因」条文说明;只在「缺分之堕戒相」着墨,实在令人有点失望。不知道这是制戒者说不出「金刚乘修行者」的「犯戒原因」?还是宗喀巴的解释不清不楚,抑或是翻译者的语文能力根本不足所导致?还是有其他的「难言之隐」,将「犯戒原因」的解释内文,整个以「空白」来搪塞?这其中的种种,透露出「犯戒原因」的古怪与不单纯。
既然密宗十四根本堕戒对「犯戒原因」没有解释的内文,只好从这个总说来探讨。宗喀巴引「金刚总持」说:「是因为上师乃是能够传授弟子成就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的缘故」。意思是说,这个上师是能够传授,也有能力传授弟子这两种法,然而就因为如此利益了弟子而招来得利弟子的毁谤。换一个方式或逻辑来说,如果这个上师不传授这两种法,就不会「招受毁谤」;这个受业的弟子,也就没有理由去毁谤上师。说到这里就已经很清楚了,这「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」之内容,就是「毁谤」的关键就在。
坏就坏在这个「犯戒原因」没有将「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」的详细内容说清楚,就将「金刚乘修行者」会「犯戒的原因」如此地定论,实难令人苟同。大胆一点的推测,这个上师所传授「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」的法,必定是个大秘密的法,而其中的内容,并非一般人所能接受的,也不是学人的家庭所能接受的,更不是人间的法律所能容许的;否则也不会因为金刚上师「亲传」这个法以后,招致学法弟子的「轻慢毁谤」。
「谭崔十四根本堕戒」的制订乃依于「谭崔金刚乘」而有。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个个修学「谭崔金刚乘」,那么上师传授「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」内容,必然是与「谭崔金刚乘」脱离不了关系。如果这个「金刚乘修行者」,事先根本不知道这个「谭崔金刚乘」的实际内容;那么当这个上师将底牌掀开之际,方才得知「谭崔金刚乘」竟然是男女行淫的双身法时,必定当场震惊不已;原因很清楚:既违背人间的伦常,也会成就法律上的破坏家庭罪、通姦罪,爆发以后更会导致家庭破碎而导致家中儿童、少年失怙,。
由于「金刚乘修行者」在初入门、「四皈依」1 之时,上师已经自我「高抬」,规定受业弟子必须绝对尊祟「根本上师」因为「上师等同佛」,《 莲华生大师传 》中,莲华生教导弟子:若同时遇到佛与上师,应先向上师顶礼;所以,在紧要关头之时,纵使心里排斥与上师「双身行淫」,也不敢公然反抗,最后导致「名节受损」。更何况「金刚乘修行者」若想要修学「谭崔金刚乘」,真实进入男女「短兵相接」之前,必须要先「尝鲜」--上师与女弟子行淫后的男、女精华液2,此乃「慧灌顶」所必要的灌顶手段。若「金刚乘修行者」基于礼教、家庭考虑、法律原因,或略懂佛法而知道这种即身成佛之法与佛法完全无关,以致根本无法接受这种「额外大餐」时,「轻慢毁谤」之话语,必然浮上檯面。
所以「金刚乘修行者」会「轻慢毁谤」上师的「犯戒原因」,就是从金刚上师亲传「谭崔金刚乘」开始,而「两种悉地心流之来源」只是细节部分;若因为如此而犯了「轻慢毁谤上师」的根本堕戒,在法理上、逻辑上、因果律上、世间法律上,都是说不通的;因为她是「受害者」,不是「毁谤者」。「受害者」是在身心受创之余,将受创的经过,诉诸于法律或是社会公评,乃合情合理,并没有什么「毁谤」可言;说句公道话,此「受害者」还是个「关键证人」呢!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诸上师却硬是将「受害者」按上「毁谤」的罪名,要「受害者」背负「破戒下堕」因果,合理吗?
兹举佛教中之「因果律则」来说明。在佛教中凡是受了菩萨戒的菩萨,其犯戒的条件有三:根本、方便、成已。「根本」是说起心动念、有居心,也就是说有「故意」的成分在内;「方便」是说施设种种的方法与手段,来达到目的;「成已」是说所计划的事情成就了。例如:邪淫。必须先有淫人妻女的歪念头,然后再计划如何引诱,经过一番的计划以后,最后也成功淫了对方;有此「根本、方便、成已」的过程,就是违犯菩萨十重戒--违犯根本重罪。一般的社会人士不知道,一个大过错(例如杀人、邪淫、大妄语),一旦有「根本、方便、成已」的过程,不管是否受戒,其罪过仍然是断头罪;因为这是属于「自性之罪」,邪淫者在未来世,其果报必然呈现。受菩萨戒者,不但有此「自性之罪」,其果报还要再加上一条戒罪。
假藏传佛教诸上师,虽不瞭解佛教戒律,也没有受佛戒,但其身、口、意之造作诸行,依然逃不出此因果律则,性罪分明而显然,未来世报在地狱,回到人间学法时遮难重重而难免继续投入密宗外道法中。密宗四大教派诸上师所修学的法乃「谭崔金刚乘」,此法的修学内容为「男女行淫」的双身法。诸喇嘛上师一旦于此法有心得,起心动念必定经常在寻觅「传法对象」,当他锁定目标以后,此行淫的「根本」已经成立;经过一番试探与调教,在适当的时机与场所,了遂其愿,则「方便、成已」二罪也具足成立。所以诸喇嘛上师在传授「谭崔金刚乘」成功之时,其「根本、方便、成已」俱皆成就;也就是说,此等密宗上师虽未领受佛陀之戒律,然他们的「性侵」之「自性之罪」,一样难逃「因果律则」;而且必须再受一条大罪:以外道法冒称是无上佛法的破坏无上妙法特大罪业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