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识破谎言夹离间──「有关达赖和西藏议题的迷思」迴响之二

2015-07-03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密宗修证网
admin 发表于 2013-02-07, 12:26 PM. 发表在: 真心新闻网
(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)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」在其官方网站贴文反驳冬华先生的「有关达赖和西藏议题的迷思」,其所举的所谓「事实二」,是以三点理由夹带离间性的谎言,来宣达彼等谬论,所谓:「中国对西藏、新疆和内蒙古的确是有目的与政策性的刻意『内部殖民』。汉人也是中国专制体制下的受害者。」云云。
正觉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张公僕先生表示,讨论这个议题必须从三个方向来思考。首先应当釐清彼所谓「殖民」的地域范围,也就是其所指「内部」疆界的正当性,若对此无共识,则流于各说各话,讨论即无意义;其次才能谈到政策的合法性,以及实施方式的合理性。董事长指出,这些重点在冬华先生的大作中,已经做了正确的论述,尤其对于疆域问题,甚至已将双方歧异观点、歷史的沿革以及现况完全说明清楚,可谓义正而辞严。
董事提出对比:反观驳文显然理屈词绌,一开始便刻意迴避疆域的问题,竟一反辩论逻辑,将之置于最后一个「理由」来列论。驳文的第一个「理由」,反而以多年前与本主题毫无关联的个别人权事件开场,颇令人觉得文不对题,不知所云。董事长分析,很明显的, 驳文打算以「诉诸悲情」来扰乱视听,这些「观感问题」事实上和「治权问题」之范畴完全不同,不容在理性讨论中夹杂,否则以情乱理就没有辩论的意义与价值了。
更有甚者,驳文的第一个理由中有谓「汉人也是中国专制体制的受害者」之类言语。董事长指出,这已经是在做政治上的攻击,也是在当政者与人民之间做挑拨离间了。这显然不是要寻求沟通达成共识,而是在蓄意制造更多的问题,引发更大范围的混乱和不确定,以转移焦点谋取利益,这种用心是非常不可取的。董事长指出,为了正本清源,大家最好识破驳文这种离间性谎言,不予理会,直接就针对驳文故意退藏在第三点的所谓「大西藏地区」来讨论。
董事长首先点明,这个问题最有争议的部分,譬如青海、西康、四川、甘肃和云南等地,冬华先生早已委婉的表达,这些省分一向是多种族人民的世居地,甚至藏人才是最晚到达的,而达赖等人所宣称之「移民」数字的增加,竟有极高比例是当地世居汉人的自然繁衍。而驳文中所称之「大西藏地区」,除了当今西藏自治区之外,竟还包含青海大部以及小部分的甘肃、四川、云南,其总体面积相当于现西藏自治区之两倍。董事长指出,这就像流氓要从事恶意倾销,故意漫天要价抬高自己手中本来就不存在的筹码,以讹诈对方、或是要求多事的「和事佬」就地还钱一样无稽。
根据西藏问题专家徐明旭先生研究西藏问题的鉅着《阴谋与虔诚:西藏骚乱的来龙去脉》一书中曾提到:「除藏族外,在达赖喇嘛的『大西藏』内还居住着汉、回、蒙古、土、撒拉、哈萨克、栗僳、纳西、独龙、怒、彝、白、裕固、东乡、羌、维吾尔、保安等17个非藏民族,都是世居很久的种族。达赖喇嘛谎说他们都是中国政府送去的『移民』,然而达赖喇嘛自己也明白,把上述16个非藏非汉少数民族都说成是中国政府送去的移民是无人相信的,所以他故意含煳其辞地把他们都叫做Chinese(中国人),从而给西方人以他们都是汉人的印象,制造『汉人在藏人自己的土地上(指『大西藏』)淹没藏人』的神话。」(註一)
註一:徐明旭 《阴谋与虔诚﹕西藏骚乱的来龙去脉》第四部:新的冷战
第十三章达赖喇嘛向何去?1、「大西藏」的神话
http://www.tangben.com/Himalaya/hm1301.htm
徐明旭先生更依据史料,证实在所谓「大西藏」函盖的范围内,丝绸之路的要道河西走廊,早在两千一百年以前,就已经是西汉皇朝的领土──凉州。比松贊干布定都拉萨,建立第一个藏族国家吐蕃王朝早了七、八百年。唐朝诗人王昌龄诗《出塞》云﹕「秦时明月汉时关」,这关就是河西走廊的咽喉,汉朝建立的玉门关。达赖喇嘛及其「西藏流亡政府」竟然把自古以来属于汉人的河西走廊也划进了「大西藏」,足见达赖集团为扩大其领土的野心已到了漫天撒谎的地步。
至于被达赖喇嘛叫作「安多省」的青海省。据《后汉书》《西羌传》,西羌祖先是三苗,原居湖南衡山附近。舜将三苗迁移到三危(今甘肃境内敦煌附近),河关(今兰州附近)西南地区,在赐支河(今青海东部黄河弯曲处)沿岸定居,其活动范围东起陇西,西迄黄河源,南下青藏高原,西北达新疆中部。羌人的后裔至今仍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生活。
青海的第二代移民是汉人。公元前121年(比松贊干布建立吐蕃王朝早了754年),西汉皇朝即在此处设塞置县,还设护羌校尉管辖羌人并屯田。公元9年,王莽建立新朝,在青海三角城设置西海郡。连现任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」负责人达瓦才仁,1997年也曾在杂志上公开承认此一事实说:「汉族最早进入青海是新朝的王莽,曾拓边到青海并设立西海郡,徙犯人屯田」(註二)。因此,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,汉人比藏人更有权利说,青海自古以来就是汉人的地方。
註二:註二:达瓦才仁《谁在制造西藏的神话﹖》《北京之春》1997年2月号。
徐明旭 《阴谋与虔诚﹕西藏骚乱的来龙去脉》第四部第十三章之1「大西藏」的神话
http://www.tangben.com/Himalaya/hm1301.htm
青海的第三代移民是鲜卑──土谷浑。公元280年﹐辽东鲜卑慕容氏迁移到阴山,公元310年(比松贊干布建立吐蕃王朝早了323年),再迁到甘肃南部、青海与四川北部,与当地羌人融合,以土谷浑为称号,以西晋为正统。《北史》《土谷浑传》云:「土谷浑『治伏俟城,在青海西十五里,青海週围千余里。』」公元640年,唐太宗以弘化公主嫁土谷浑首领诺曷钵。次年,文成公主经青海入藏时,诺曷钵与弘化公主夫妇还为文成公主沿途建行馆、设盛宴,赠送厚礼。
青海的第四代移民才是藏人。公元660年左右,吐蕃王朝恩将仇报,袭击土谷浑。663年诺曷钵、弘化公主夫妇逃到凉州,向唐朝求援。670年唐朝派薛仁贵率军入青海,帮助土谷浑收復失地,大败。公元734年唐使张守圭、李行韦与吐蕃使者奔布支会同在赤岭分别立碑为界。不久,唐蕃战事又起,唐将哥舒翰屡败吐蕃,所向披靡,吐蕃骇走,只马无还者,从此吐蕃不敢近青海。所以才有唐西鄙人诗《哥舒歌》云﹕「北斗七星高,哥舒夜带刀,至今窥牧马,不敢过临洮。」
其后的发展如前篇(迴响之一)所言,公元755年安史之乱时唐军东调,吐蕃趁虚而入,760年佔领廓州(青海东部),只在这时,藏人才控制了青海全境。然而好景不长,吐蕃王朝于842年贊普朗达玛被刺身亡后即告崩,此后四百多年,西藏陷入群雄割据、争战不休的极度混乱之中,直至被蒙古人征服,没有统一的政权。公元1099年,宋军收復河湟地区,置陇右节度。公元1104年,改鄯州为西宁州,设陇右都护府,是为西宁这一地名的起源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