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刑事自诉状

2015-07-02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密宗研究网
admin 发表于 2012-02-26, 1:07 PM. 发表在: 焦点新闻
自 诉 人:财团法人正觉教育基金会
址设:台北市大同区承德路3段267号10楼
代 表 人:张公僕 住同上
自 诉 人:萧絜仁 住同上

共 同
自诉代理人:张泰昌 律师 尚允法律事务所 电话:(02) 2721-6789
陈奕澄 律师 址设:台北市復兴北路1号2楼

被 告:孙治本
住 :台北市万华区开封街2段32号2楼之4

被 告:蒋卡
住 :台北市基隆路2段189号10楼之5

被 告:达瓦才仁
住 :台北市基隆路2段189号10楼之4
为被告等涉嫌加重诽谤罪,依法提起自诉事:
自诉事实
一、 背景说明:
(一) 关于宗教自由之保障与限制:
1、 按「现代法治国家,宗教信仰之自由,乃人民之基本权利,应受宪法之保障。所谓宗教信仰之自由,系指人民有信仰与不信仰任何宗教之自由,以及参与或不参与宗教活动之自由;国家不得对特定之宗教加以奖励或禁制,或对人民特定信仰畀予优待或不利益,其保障范围包含内在信仰之自由、宗教行为之自由与宗教结社之自由。内在信仰之自由,涉及思想、言论、信念及精神之层次,应受绝对之保障;其由之而派生之宗教行为之自由与宗教结社之自由,则可能涉及他人之自由与权利,甚至可能影响公共秩序、善良风俗、社会道德与社会责任,因此,仅能受相对之保障。宗教信仰之自由与其他之基本权利,虽同受宪法之保障,亦同受宪法之规范,除内在信仰之自由应受绝对保障,不得加以侵犯或剥夺外,宗教行为之自由与宗教结社之自由,在必要之最小限度内,仍应受国家相关法律之约束,非可以宗教信仰为由而否定国家及法律之存在。因此,宗教之信仰者,既亦系国家之人民,其所应负对国家之基本义务与责任,并不得仅因宗教信仰之关系而免除。」司法院民国(下同)88年10月1日大法官会议释字第490号解释理由书明揭斯旨(请参自证1号:大法官会议释字第490号解释解释文暨理由书)。由是观之,宗教自由固属基本权,然除内在信仰自由乃个人内心精神活动,为国家律法所无法干涉、介入之外,外部之宗教行为自由与宗教结社之自由,仍应受法之规制,无法仅凭宗教自由之旗号,而藐视、排除国家法制之存在。
2、 第按,宗教自由既属基本权,必有基本权之竞合与冲突。所谓基本权冲突,系指数个基本权主体所拥有之基本权利可相互主张,而产生冲突之谓;换言之,一方基本权实现之代价,将使他方基本权受到压抑。至基本权冲突之形式,依基本权种类是否相同,可类型化为「同种基本权之冲突」与「异种基本权之冲突」;若属前者,则冲突之解决,应适用「基本权核心接近理论」,意即,争执之一方若其基本权更接近该基本权之核心,则优先于其他基本权;若属后者,则应考量基本权在宪法之价值位阶次序(请参自证2号:吕秉翰着「论宗教自由与刑事不法行为之界线」,国立中正大学犯罪研究所硕士论文,2002年,第36页至第38页)。准此,若宗教自由与宗教自由冲突、与人身自由冲突、与表现自由冲突,则应依上开原则解决冲突。是以,宗教自由,非绝对自由,而受宪法规范价值衡量之拘束。
(二) 藏传佛教(俗称西藏密宗)之宗教活动及结社自由,应受法律之限制:
1、 「藏传佛教」实修之最究竟法门乃「无上瑜珈」之双身法:
(1) 西藏密宗滥觞于西元第八世纪,由各派共同教主莲花生,自印度经尼泊尔引进入西藏。渠引进诸多佛教名词,移接、套用于印度教性力派之教义,自此西藏密宗之教义和修行方法即确定—以印度教性力派「双身法」为根本。
(2) 西藏密宗虽然繁衍成黄、红、白、花等教派,但其修行内容都延续莲花生之基本教义。各派间虽稍有不同,但同以印度教性力派作为本源。在诸多双身法的教义中,又以黄教的创教祖师宗喀巴算是集大成者。宗喀巴以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和《密宗道次第广论》阐明西藏密宗修行的次第,成为达赖喇嘛所承继的黄教之根本圣典。《菩提道次第广论》中主要在介绍西藏密宗的基本观念,偏重在理论方面,并假借佛教的许多经论文字,扭曲佛教经论意涵而为《密宗道次第广论》所说的男女交合的双身法内涵铺路;而其后半部之止观双运等法,仍为男女合修的双身法预作准备,并暗示其止观即是双身法的乐空双运;仅多用暗语譬喻,语意隐晦,世人读之,多不能解。《密宗道次第广论》则介绍西藏密宗的修行次第与中心思想,偏重实修;从生起次第就开始为双身法作准备;其中实修的最究竟方法「无上瑜珈」之双身法,乃直言男女双修而不讳。黄教从十五世纪的宗喀巴极力弘传双身法,到目前的达赖喇嘛十四世,虽歷经五百多年,其基本教义中以「无上瑜珈」双身法为中心思想和最究竟之修行方法的本质,至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并没有丝毫改变。
2、 达赖喇嘛宣扬邪淫「无上瑜珈」双身法之具体事证:
(1) 达赖喇嘛在书中说:「……例如,从事一般性交行为的平凡男女,其生殖液的移动,大大不同于从事性交行为的高度得证瑜珈士和瑜珈女。尽管这男人和女人的生理构造不尽相同,但是从生殖液开始流下直到某个特定部位的时候,应该还是有相似的地方。平凡人的性交行为与高度得证密续修行人的性交行为,生殖液都会流到生殖器的部位,差别在于是否能控制生殖液的流动。密续修行人被要求必须能控制生殖液的流动,所以经验丰富的修行人甚至可以让生殖液逆流,即使当它已经抵达生殖器的尖端时也不例外。(中略)有种方法可以训练控制力,那是将吸管插入生殖器,瑜珈士先透过吸管把水吸上去,然后吸牛奶,藉以增强性交时生殖液逆行的能力。经验丰富的修行人不仅可以从非常低的位置让生殖液逆行,也可以让生殖液回到头顶的部位,即生殖液原来降下来的地方。」(达赖喇嘛着《心与梦的解析》,2004年12月,四方书城有限公司,第174页至第176页)
(2) 「对于佛教徒来说,倘若修行者有着坚定的智慧和慈悲,则可以运用性交在修行的道上,因为这可以引发意识的强大专注力,目的是为了要彰显与延长心更深刻的层面(稍早有关死亡过程时曾描述)为的是要把力量用在强化空性领悟上。否则仅仅只是性交,与心灵修行完全无关。当一个人在动机和智慧上的修行已经达到很高的阶段,那么就算是两性相交或一般所谓的性交,也不会减损这个人的纯净行为。在修行道上已达到很高程度的瑜珈行者,是完全有资格进行双修,而具有这样能力的出家人是可以维持住他的戒律。」(达赖喇嘛着,《修行的第一堂课》,2004年6月初版17刷,先觉出版股份有限公司,第177页)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