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真心新闻网: 藏传佛教是该“正名”了--密宗外护的野干鸣.之三

2015-07-02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密宗修证网
(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)对于藏传佛教的外护「慧觉」在网路上贴文,正觉基金会执行长张公僕先生,已连续作了两次对文章内容分段的导正,现在则接续对该文第三段的回应。
慧觉的第三段原文:「如果“正觉”的话是对的,那么,西藏佛教就应该直接叫印度谭崔,何必还有自己的名字?退一步说,就算西藏佛教来自印度教谭崔,如今,经歷了千百年的风雨,就没有一点演变和发展?如同你萧平实的父母生下了你,难道你就是他们的一个模子,没有一点自己的特徵、个性? 」
读到其第一个问句:「如果“正觉”的话是对的,那么,西藏佛教就应该直接叫印度谭崔,何必还有自己的名字?」张执行长不吝赞叹慧觉有智慧,身在藏传佛教中仍能够不「人云亦云」,并于「人不疑处起疑」,提出一针见血的问题,真是大哉问!这样的质疑,是和正觉教育基金会想到一块儿去了,因为基金会也认为「西藏佛教就应该直接叫印度谭崔」。只不过张执行长惋惜的表示,慧觉问错对象了,因为把「印度谭崔」或者「喇嘛教」硬塞进佛教中来的始作俑者,并不是基金会,而正是「西藏佛教」自己。
执行长澄清,正觉教育基金会多年来,一直努力把这个山寨版的「赝品佛教」赶离佛教,并鼓励他们自行正名,不要再依附于佛教,相信教界以及社会大众都已经眼见耳闻了。如今慧觉提出理直气壮的质疑,正好可要求藏传佛教的上师、仁波切「踹共」(站出来说个清楚),这将是大功德一件;如今慧觉向立场相同、疑问一致的正觉来发问,未免弄错对象了。执行长表示,慧觉个人搞错方向事小,但是让正觉同修会揹上莫须有的黑锅,却是不符合事实又不负责任的。
至于慧觉说的「何必还有自己的名字?」执行长表示,连孔老夫子都说:「名不正则言不顺,言不顺则事不成」,「自己的名字」是很重要的,何况是开宗立派教人修行,连个头目脸面都拿不出去,要如何度人?「正名」固然重要,问题是慧觉脑中接受的那个「西藏佛教」,根本不是它正确的名字。不能私谥一些外道凡夫祖师成为圣贤,又观想一些正在沈湎性爱中的鬼神作为佛菩萨,伪编一些神话骗人说是佛教的经典,再把异性信徒骗上床去「慈悲」「度」两下子,快乐享受了女信徒的色身供养以后,就以此宣说它也是「佛教」,这怎么会是「自己的名字」呢?
执行长譬喻,不是把身分证的姓氏涂改成「王」姓,就可以成为王永庆的子孙,因为伪冒身分是很容易现出原形,;但难被认可,甚至常被人讪笑鄙夷的。
执行长开示,世间人都知道:「大丈夫行不改名,作不改姓」,人人都应有坦荡本分的自我认同,不该矮人一截屈身委靠;个人尚且如此,遑论喇嘛教身为一个闻名的「宗教」?如今藏传佛教投机取巧攀附佛教,自己失格终将贻笑千古。执行长建议,既然连他们精进勇勐的外护善信都看不下去而提出质疑了,则藏传佛教的正名刻不容缓,此其时矣。愿意正名为「西藏密教」也好,回復「喇嘛教」也罢;张执行长善意地提醒对方,不妨倾听贵教「护法善信」慧觉的直心建议:「那么,西藏佛教就应该直接叫印度谭崔」,这也是不错的选择啊!
所以慧觉紧接着说:「退一步说,就算西藏佛教来自印度教谭崔」。执行长赞叹慧觉能这样思维,这是个开放的心胸,和接受理性论辩的态度。凡事若能「能退一步想」、「退一步说」,就表示此人「我所执」不坚固;既不至固执己见,也愿意倾听对方,这是良性沟通的机兆,也是正向成长的开端;不像其他藏传佛教单位,如「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」,既非「官方」机构,说话偏又喜欢表现官腔官调,顽冥不灵,令人不敢苟同。尽管像慧觉这样像是有良知理性的人,或许在藏传佛教「正名」这样重大事件中,并不具发言的代表性和决议的决定权,但是俗谚有云:「退一步海阔天空」,禅偈也有「退步原来是向前」的说法。因此,执行长勉励慧觉,应回到藏传佛教佛学中心,去发扬「维摩诘经」里的「无尽灯法门」,好好把您的质疑和理念与喇嘛教大众同修分享;总有一天,会使得藏传佛教回头,或许听从您的建议愿以「印度谭崔」来为藏传佛教正名。
慧觉又说:「如今,经歷了千百年的风雨,就没有一点演变和发展?」执行长觉得此问是慧觉忒谦,也就是「太客气了」;要不然就是故意装迷煳,想要藉由正觉基金会的发言,来「赞叹」藏传佛教「经歷了千百年的风雨」而有着巨大「演变和发展」的「丰功伟业」。执行长慨然认为:为了表示互相尊重,基金会也愿意「退一步说」,主动来替藏传佛教表一表功。
张执行长歷数:
当年印度密教被回教势力压迫一路溃败,连莲花生这一类的密教散兵游勇,都是只能进入荒凉的西藏才得重整旗鼓的,此其一。
然后兼併了藏地本有原始的「苯教」,把西藏高原的牛鬼蛇神、魑魅罗剎、人兽孤魂都「提升」成为它们的护法鬼神,册封为佛菩萨,共享腥酒血食不亦乐乎,此其二。
乱点鸳鸯谱,帮这些被密宗册封的伪佛菩萨两两配对,交抱性交「乐空双运」,示现远离涅槃下堕轮迴的怪异造像,此其三。
窜改佛教经典,伪造所说「密续」,羼入大藏经中,以诸多重大邪见、恶见惑乱佛教正法,造成无数盲信者下堕,此其四。
伪经、矫戒,加上不如法的「四皈依」,全面翻转了佛教教义和行持,使无辜学佛人枉入外道,更使这些众生沦为上师、喇嘛禁癵,此其五。
冒名顶替,以密教之「金刚乘」凡夫本质而高推于佛教三乘圣者之上,矇混入「佛教」,虚构「显教」「密教」分立并存的假相,混淆视听误导众生,此其六。
分帮衍派,亦各自抱定主修的密续和行门,分流为红(宁玛)、黄(格鲁)、白「噶举」、花(萨迦)四大教派;密教中分派之后又有衍派,如噶举一派便再下分所谓「四大八小」派,连小派的达布派后来也分裂为九派以致本派消失,藏传佛教在西藏的弘传就像「老鼠会」一样的快速漫衍出去,此其七。
开始整个雪域的「造神运动」,各派都先后建立领导人「转世轮迴」的神话,以及「众建分封」的分赃,不是诸王之封而是「活佛」分赃;因此也使得藏传佛教所到之处,漫山遍野都是「活佛」「法王」,使藏传佛教地区「佛口」密度之高,空前绝后,此其八。
向歷代强权及政治势力「靠势」:在西藏内部政教权谋凑合,对外政策屈膝称臣谋求奥援;对内则结成既得利益群体,驱役农奴,践踏人权,蹂躏妇女──特别是没有家族势力可以依靠的童女;加以派系内斗,政教合一下的官员们贪腐种种不法,此其九。
流亡印度后,夤缘欧美诸国,纵横排阖,利用权力及外国利益权谋之夹缝,沽钓国际名声,从中牟取种种财色利益;而藉着西方人对神秘东方的响往,藏传假佛教顺势弘传到国际,使受害者增广扩大,加速末法乱象,此其十。可见其演变与发展非常丰富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