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真心新闻网: 谭崔瑜伽是新瓶 藏传佛教装旧酒

2015-07-02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佛文化网
(真心新闻网採访组林瑜悦台北报导) 对于真心新闻网之前的报导,多次出现所谓「谭崔瑜伽(tantric yoga)」有读者表示不瞭解,纷纷来电询问;也有少部分民众质疑,报导的内容是否为编造的材料,或者只是拿古印度的哲学思想来抹黄藏传佛教。基金会执行长张公僕先生表示,谭崔瑜伽的修行方法,不但现在还是活跃于国际间,甚至台湾也有人公然教授实修,还一度上了各大媒体的版面,只是当时把它当作是八卦新闻,热闹了一阵,大众在事后就逐渐淡忘了。
张执行长追述,据2006年6月13日的苹果日报的报导,古印度「谭崔」瑜珈术鼓吹民众踊跃参加;参加修练的男女学员在彼此互相不认识的情况下,被安排配对进行集体性交。根据苹果日报报导内容,当年43岁,任教于台湾艺术大学雕塑系的简上淇,2006年6月初,于北高两地举办两场以提高性能力、延续性高潮的古印度「谭崔」瑜珈术(Tantric Yoga;也就是 Tantra Yoga)说明会,鼓吹民众参加;参加修练的男女学员除在互不相识的情况下,被安排配对进行集体性交,男性学员还被要求剃除阴毛,种种作法不仅匪夷所思,更有健康方面的疑虑。
媒体指出,简上淇于当年6月2、5两日,在台北、高雄的国军英雄馆,举办主题为「从性到超越性」的「谭崔瑜珈世纪讲座」,除邀请两位德国谭崔大师安德(Andro)和德瓦塔拉(Devatara)到现场传授及示范外,每场讲座更收取1千元的入场费。讲座现场除播放裸男、裸女甚至生殖器官特写外,更直言谭崔的修练对象「不一定是男女朋友或夫妻,而是不分性别、不论关系」,言下之意相当明显;说明会中,安德全程与穿着紧身衣的德瓦塔拉面对面採「日月交抱」姿势进行动作示范,所谓的日月交抱意指男生的金刚杵(阴茎)必须放在女生的莲花(阴户)内,担任翻译的简上淇更表示「这是第一次将谭崔公开带入台湾」。
而除了谭崔说明会之外,根据踢爆的苹果日报透露,简上淇早在5月底便于高雄秘密进行谭崔授课,参加者除需体验日月交抱方式外,更需练习一种从鼻子发出「哼」声唿气的「火唿叫」,现场气氛相当诡异,导致某些学员无法接受提早离开。而在6月3日晚间的同一个场地,包括简上淇、安德和德瓦塔拉等20多名男女,在互不相识的情况下全都裸体参与修练,更引起某些学员仓皇离开现场。此外,简上淇也举办男、女神工作坊,报名费六千元,媒体表示,安德除要求参与男神工作坊全部裸体外,并要大家剃阴毛,以方便修练。
执行长表示,当年这一件事情曝光之后,曾经引起舆论譁然,简上淇则出面澄清只是作理论上的演讲,没有公然实际修练;他任教的台艺大也表示经调查后,认为简老师风评不错,校方相信他不会做出有违学术道德及伤风败俗的事,因此不会处分他。不过根据《苹果》录影蒐证发现六月四日的「男神工作坊」,简上淇裸体担任讲师,授课时还吹嘘「各位昨天有性经验吗?我昨天有玩,我昨天与『大师母』(指德瓦塔拉)玩。」
http://gsrat.net/news/newsclipDetail.php?pageNum_RecClipData=2&&ncdata_id=2750
张执行长指出,从报导中所叙述的「金刚杵」「莲花」这样的名相,以及他们宣示的观念、示范的动作等,大家不难发现他们与藏传佛教的男女双修法非常的相似,他们正是藏传佛教的表亲,印度婆罗门教性力派的嫡传。到了现代则变身成为类似「奥修大师」的静心灵修团体之流,但二者骨子里都是一样地,以双身法作为修行的目的与方法。张执行长分析,「谭崔(Tantric)」或是「坦特罗(Tantra)」本意是「生生不息的生殖、繁衍」的意思,本来只是婆罗门教中的一种哲学思想,但是传至后来本意抽离,只剩下在男女性行为的形式上作讲究。 渗透到佛教中,以佛教为包装,包裹上佛法的法义及传承,就成了藏传佛教的男女双修法了;而留在印度教中的一支,进入台湾后,以「心灵讲座」来包装,强调心灵治疗、宇宙能量,及人与人之间开放性互动,就成了「谭崔瑜伽」的团体。这两者,都是以婆罗门教性力派思想为滥觞的。
採访者也查证了曾经参与调查谭崔瑜伽、一位为笔名「小曼」的两性专栏作家,(作者小曼,北市人,帕沙迪那艺术学院毕,曾任中国时报两性专栏作家、皇冠杂志专栏作家、TVBS周刊专栏作家等。在东森新闻报设有个人部落格http://bloguide.ettoday.com/faye/。本文为ETtoday.com网友提供) ,她和作家吴淡如去了奥修普那社区一趟,她描述说:普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?它很奇幻,是世上一个独一无二的静心修行天堂,大部分的人都是来疗伤,在几十种静心课程中,治疗来自原生家庭或后天环境造成的心理伤害;关于谭崔,仅有相关的两、三堂课。然而社区里蠢蠢欲动的慾望氛围是流动的,异性的吸引力在奥修红袍、白袍制服的遮掩下唿之欲出;虽然难得看见情侣卿卿我我的亲暱镜头,人人看起来也莫不清心寡慾或道貌岸然,然而在那里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,只要想成为奉行谭崔的性门徒,四处是机会。什么机会呢?这是不言可喻的,不论说是「静心」「三摩地」或是「解放心灵压力」,其实指的就是两性交合那一件事。
也有一位人妻谭崔信徒贝玛(PADMA),自述童年曾被性侵,所以一直觉得性是痛苦的事;先后到德国和加拿大的「能量学校」去学谭崔,在一次一夜情之后,她体验了性爱的美好,从此与先生的性爱感觉也提升了。此外,艺人赖佩霞、何妤玟 都说在奥修营中寻回自我;赖佩霞说:「奥修的语汇,导引我从伤痛与疑惑中看见爱的深远。」而何妤玟则因忧郁症、失眠,长达6年靠安眠药才能入睡,几乎天天酗酒,连续4年亲赴印度普那市参加当地奥修课程,因而戒掉酗酒、药瘾坏习惯。
http://blog.udn.com/giveman/4268921
张执行长认为,这些个别的经验我们可以理解,也颇值得大众参考,但是执行长特别提醒,没有伦理关系繫属的单身个人,和为人妻、为人母者,应有不同的考虑和斟酌;在还有婚姻关系之时,从既有的社群关系中暂时抽身离开,在安排好的情境中,与完全陌生的人共同探索所谓「开放心灵的体验」的男女双修,其效果能不能、该不该扩展至正常现实生活中,仍有待评估。换句话说,谭崔的探索与实验,是有其社会及家庭关系的风险,也是妨害风化、妨害家庭的,因为它违背了善良的社会风俗与国家法律。
执行长表示,对于这些问题,基金会不愿以泛道德主义的观点来下定论;若是有人对「谭崔瑜伽」怀着一探究竟的兴趣,基金会只在此提醒两件事,第一、请把谭崔与佛教分开,谭崔瑜伽只是一种性爱艺术,藉着完全的性开放来达到暂时性的「心灵安静」,与佛教完全无关,而藏传佛教只是包假冒为佛教的谭崔瑜伽。第二、请尊重你家庭中的眷属,毕竟在我们这个社会,没有几个为人夫者,有这种戴绿帽的雅量,肯让自己的爱妻「天下为公」;也没有几位为人妻者,真的甘愿让自己的老公周旋在小三、小四之间「拈花微笑」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