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见了和尚就礼拜,听说大德就顶礼,对吗?

2015-05-03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本地风光

刚才偶读《贤愚因缘经》,其中優波毱提品中有一则故事,发人深省。

  此品叙述了一位尊者和波旬魔的斗法。这位尊者修行很有成就,他将一条死狗化为美丽的宝冠,移戴在魔的头上,魔尽其神力不能去除,求遍诸天皆是无用,只得请求尊者慈悲除秽。
为了达到目的,魔曲意奉承,将尊者比作法力无边的佛陀,不料尊者回答:佛之于他百千万倍不可比喻,况且他生在佛法末世,无缘看到如来,需魔示现佛相以便观之。恰恰魔有这般神通,于是魔答应化现,但提醒尊者:由魔化佛出现时尊者不要受迷惑而行礼拜。可当佛身赫然出现时,尊者却俯下身去。魔有些不高兴,恢复原形后责问尊者为何礼他。尊者回答:我自礼佛不礼于你。魔无言以对,只得再次谢罪,请求去除死狗。尊者告诉他,如果起慈心爱护众生,死狗变成宝饰;若怀恶意,宝饰仍成死狗。魔因此有了畏惧,经常去发善想。

看了这个故事,我想大家应该对标题中的问题有个清晰的认识了——我们看见僧人,无论他是真是假,是魔是怪,只要是他现僧相都应该顶礼。“我自礼僧”——这是关键!

同样,对于任何一位传说中的佛门大德,无论他是真大德,假大德,只要是现佛门大德相都应该顶礼。“我自礼佛门圣贤”——这是关键!


佛经原文:
尊者本来。有一狗子。日日于耳。窃为说法。其狗命终。生第六天与魔波旬。共坐一床。魔王思惟。此天大德。乃与我等。为从何没。而来生此。寻观察之。知从狗身。彼沙门者。相辱乃尔。遥伺尊者入禅定时。持一宝冠。着其头上。既从定起。觉顶有冠。寻便思察。知魔所为。即以神力。感魔使来。化其狗尸。令似髴饰。而告魔言。汝遗我冠。深谢来意。今以髴饰。用相酬赠。魔王受已。便还天上。而见所著。乃是死狗。心中厌恶。而欲去之。尽其神力。不能令却。复诣帝释。求除不净。帝释报言。其作此者。斯人能舍。非是吾力之所任却。魔王复去。广问诸天乃至梵天。向之喜言。愿除兹秽。各答如初。非力所办。事不获已。来诣尊者。而谓言曰。佛实大德。慈心无边。诸声闻辈。诚为凶忌。何以验之。我乃昔日。将诸魔兵凡十八亿。攻围菩萨。欲败其道。犹怀慈悲。不以为怨。我今小触。相困乃尔。尊者答言。理实如是。佛之于我。百千万倍。不可为喻。如须弥山比彼芥子。如大海水方于牛迹。如师子王喻于野干。大小之形。实不相及。尊者语魔。吾生末世。不见如来。闻汝神力能化作佛。试为一现。我欲观之。魔王答言。我今化现。慎莫为礼。对曰不礼。是时魔王。化身作佛。躯体丈六。紫磨金色。三十二相。八十种好。光明赫弈。踰倍日月。尊者欣悦。便前稽首。魔还复形。语尊者言。向云不礼。今作礼何。尊者答言。我自礼佛。不礼于汝。魔复谢曰。唯愿矜愍。却此死狗。尊者告曰。汝起慈心。拥护群生。则此死狗。变成宝饰。若怀恶意。则作狗尸。魔以畏故。恒发善想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