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i,欢迎光临:狮子吼

佛教徒对职业道德困境的感触

2015-05-03发布  |   次关注    佛文化网

一个佛教徒对职业道德困境的感触 (恒行)

最近浏览报纸时看到几篇文章,都提到人们正在遭遇的职业道德困境。我作为职场中的一员,作为一名佛教徒,对此颇有感触。

无论什么行业,职业道德的基本要求是诚实,或者说是忠诚。但是,当你真的去诚实或忠诚的时候,你会发现自己可能正面临下面这些情况:

当你诚实地做报表时,上司要你修改数据,欺骗上级。

当你与客户洽谈时,上司要求你行贿或做些****安排。

当你埋头工作付出巨大的劳动,而在抬头喘息的片刻,发现提干或涨工资的事情已经过去,每个人都对你微笑,也都不对你提起这些事——你已经被排挤出局。诚实的劳动到底还有什么价值,你已经很怀疑了。你不敬重单位的领导,就会有不顺利的果报。

你不能说自己是佛教徒,那样你在机关里的一切前途将全部丧失。你必须对每个人说谎,说自己不是佛教徒。如果有人代表组织来调查这个问题时,你必须说自己只是对佛学感兴趣,没有信仰。因为人们背后是这样提到你的:“我们来‘了解’一下,因为听说他信点什么。”他们提到信点什么,就跟提到信什么狐仙或算命什么似的。

上司窃取了你的劳动成果,当你询问他以后,公司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你思想“不成熟”。

领导抽烟用的是公款,吃喝用的是公款,给市长送西装用的是公款,甚至捐款和泡小姐用的也是公款,你不仅不敢、不能提出忠告和异议,而且有时还必须参与,必须饮酒食肉、纵情声色、共同行贿。

有位受过西方教育并在大公司有过任职经历的人,回国后在一家网站做CFO。他处处以公司利益为重,拒绝过某副部长公子的就业请求,开除说大话使小钱的中层人员,在网站合并时封存现金禁止摊用,手提电脑“失踪”后报警并追查当事人责任。最后,员工纷纷指责他“没有人性”、“不谙事故”、“不像中国人”。

当你作为记者因职业良心赶赴战场而受到了贫铀弹的辐射后,变卖家具又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治病,最后发现,除了朋友为你重新添置一些家具外,没人再管你的“后事”,你在穷困和病苦中自己度日。你的高尚的职业道德,被誉为“傻瓜的道德”。

当一个工人拒绝造假的时候,他被开除了。

在各种职场那种彬彬有礼的背后,职业道德的这种困境,从未间断,正在叮咬每个正直者的心灵……

这些困境到了什么程度?以我十五年的职场生活的经历看,这些困境几乎是无处不在,无时不有,你几乎天天都要面临这些问题。坦率地说,世俗实在是太强大了。作为一个佛教徒,一个最基本的操守——诚实,在岁月的风雨中蚀痕斑斑,渐渐失去往日的光辉。我曾经无数次与世俗合作,曾经无数次在世人面前露出谦卑的笑容,曾经无数次同流合污。但不管我采取什么样的“友好”姿态,我都深深感到这些困境仍然存在,我们的信仰仍然在被践踏。甚至有一天,我的师兄,一位学佛多年的朋友,当我对他说我有提干的机会时,他对我说:“你送礼呀!”我瞪大眼睛问:“为什么?”他以“圆融”的口吻说:“这是敬重师长啊!”我当时心里特别悲伤,这个可怕的世俗,已经转变了这位学佛多年朋友的心灵。为自己的前程行贿,在他那里已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。他麻木了,腐败了,已经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事情,甚至还要从佛教的教义中找到“充分”的解释。

前两天看到一位居士在自己的文集中写道:这听起来是多么正确的一句话,但仔细一想,又是多么荒唐的一句话。现在的情况是,你的“敬重”可能会让你完全失去一个佛子的品格。有些事情,你不参与,就不会得到顺利的果报;有些事情,你参与了,就会失去三归五戒。

现在,许多人对佛教提出各种主张。坦率地说,我对其中许多提法的内涵很困惑。我不知道那些提法意味着什么,不知道那些提法的生活依据是什么,不知道它是从什么样的人生经验中提炼出来的。我知道当年太虚大师提倡人生佛教的深情厚意,但我觉得他的那个理想从来没有真正实现过。我感到,作为佛教徒,在目前这种职业道德的困境中,保持一个佛教徒的圣洁性是至关重要的。要真正让人尊重你,不是要屈膝与人合作,而是告诉他:我的信仰很尊贵,在困境中我选择自己的信仰,而不是与你同流合污。我想,说到一个佛教徒的责任,可能这样是履行自己责任的更好的一种方式。那就是向世人表明:在这个世俗社会中,拥有信仰是高尚的,是值得人尊重的。信仰者可以不计私利而维护它的纯洁性,这个信仰就是佛教。如果一个人在这种困境中得到所谓的更好的“人生”,他可能还是佛教徒,也更可能不是了。

后来,我在职业道德的困境中决定“独立”了,我要保持自己信仰的神圣性,不再向世俗乞讨什么了。我想,我要得到尊严,要依靠我的纯洁和对信仰神圣性的尊敬。

这时,我不再为种种困惑所动摇。我每天高高兴兴地上班,高高兴兴地与每个人打招呼,任何人命令委托我做的事,我依然认真去做。但我几乎不再参加各种酒宴、不再参与争夺提干的行贿竞争中,甚至机构要分家我也没有打算去找领导走走后门。我觉得,我坚守的职业道德应该与我的信仰是一致的。我不能在作为佛教徒的同时,还是个世俗中“做表面功夫”的老手。

坦率地说,在这个过程中,我渐渐被边缘化了。但我为自己的这种选择无怨无悔。我在静心工作、念佛和读书中,觉得我的“人生佛教”能这样至终老,也很不错。

在职场上,人生是否顺利,并不是我们佛教徒选择职业道德的前提;人生是否顺利,不能证明你的现世人格一定是高尚或卑劣的;人生是否顺利,也不能表明你的修行是否正确,遇到无数挫难可能是一个人成就的美好因缘。所以,只要你不失去诚实、清净和慈悲这三样东西,在菩提路上会真正一帆风顺的。

所以我想,作为一个佛教徒,为逃避现实而撒谎称病退休,去搞专修这类事情我并不赞同,虽然有时我理解这些同修的处境。同时,我也不觉得提倡佛教神圣性就有什么特别的高明之处,但我觉得佛教世俗化更不可行。所以我的想法是:我尊重自己的信仰;努力去工作和生活,积德行善,常净自心,精进修行,不被世俗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迷惑;当需要在职业道德的困境中抉择时,即使被边缘化甚至失业,我至少要选择诚实,保留自己信仰的神圣性。
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
分享到:
|